20100127143206514.jpg 

如果你要吃肉的話,你應該首先瞭解這些肉是如何生產的,這些動物是怎麼被對待的。我相信,你不希望在無心的情況下,為這個世界增添多一樁殘忍的行為。

不吃素的朋友,我有話要告訴你們。
你們知道現在的農牧業是怎麼畜養牛、豬、雞、火雞等這些動物的嗎?

牠們都是被關在所謂的動物工廠裏。比如比我們這個房子大一點的工廠,可能就養了大約一千隻豬,每一隻豬平均大約重五百磅,你可以想像那有多擁擠。每一隻豬被關在個別的籠子裏,這些籠子跟牠們的身體一樣大。籠子一排一排的往上疊,上層的豬的大小便就往下掉在下層的豬身上。牠們終其一生,也不能往前跨一步。這是非常、非常、非常殘忍的事情。

他們如此對待這些豬,就是為了要用牠們來做成又「便宜」又「可口」又「方便」的豬扒、熏肉片等來供應給大眾。
如果你是一個慈悲、尊重動物,並且願意為牠們著想的人,那你應該問問你的光明本性,你是否必須食用以這種方式養殖的動物?

約翰羅賓斯演講 (新世紀飲食作者)

談基改與素食, 基改食品對環境的影響

資料來源
http://tw.myblog.yahoo.com/heaven-omnipresentunity/article?mid=458&prev=-1&next=456 

約翰羅賓斯接受雷久南博士的邀請,於去年七月在琉璃光主辦的美國北加州研習營上發表演講。雷博士說,能聆聽約翰羅賓斯的演講是難遭難遇的機緣。我們有幸聽君一席話,深深覺得這麼美好的東西,一定要儘快與大家分享。以下是約翰羅賓斯演講 (接續已刊登於2003年11月15日一文):

問題:這些基因改造的黃豆能提高產量,那麼有機黃豆的產量足以應付需求嗎?

實際上,基因改造的黃豆並不能提高產量,反而降低產量,它只能降低生產成本,幫農夫省錢。目前,世界上沒有一種基因改造農作物的產能是高過傳統農作物的,其實,基因改造農作物需要消耗更多水,也需要更多肥料。

這些基因改造的農作物可以承受ROUND∣UP野草劑,它是一種化學物。任何綠色葉子碰到它,光合作用就會受到破壞,而光合作用能製造植物生長所需的食物,既然無法產生光合作用,這棵植物就會死亡。所以,一旦灑上ROUND∣UP,農田中一切綠色植物都死亡,甚至土壤裏的小動物和有益微生物都會受到影響,它不但殺死野草,其實,它也殺盡所有植物。

讓我們看看大規模的傳統農田是如何使用ROUND∣UP的:在撒下種子之前,農人會先在整個農場噴灑ROUND-UP,消滅所有的綠色植物。他們稱之為「淨」場,多不貼切的用詞,其實他們是在「毒」化農地,而不是「淨」化農地。

接著,他們把例如黃豆的種子撒下,可是,當黃豆開始成長時,新的野草又會長出來,這會威脅到黃豆的成長。於是,農人必須花錢聘請員工或者以機器拔除野草。

現在,他們改變了黃豆的基因,使得黃豆具備忍受ROUND∣UP野草劑的能耐,因此,農人再也不需要付出高昂的工錢來請人清除野草,他們只要駕著飛機繞一繞,就能將野草劑灑滿整片黃豆園,所有的綠色植物會死亡,只有經過基因改造的黃豆能夠存活。但是黃豆的光合作用還是受到一點破壞,所以它的產量比不上傳統的黃豆。農夫省了人工費來清除野草,就等於增加了收入。這也意味著除草工人失去了工作。

他們改造黃豆的基因,並不是為了增加黃豆的產量,而是為了提高利潤。另一個問題是,在黃豆的成長過程中,農人用了大量的化學劑,飛機日日月月地在農田上噴灑野草劑。

過去,農人只能在撒下種子之前灑一次ROUND∣UP,但是,現在即使不斷地噴灑ROUND∣UP,黃豆還是可以存活,整個農場保持得﹁乾乾淨淨﹂,清除了野草,清除了除草工人,甚至,清除了有機的生命力。這其中,有很深遠的長期影響。我可以告訴你,MONSANTO這家基因改造工程界的龍頭老大,每年生產好幾十億美元的基因改造黃豆,他們每年也製造好幾千萬美元的ROUND∣UP野草劑,這就是他們生產基因改造黃豆的原因,他們可不是為了增加黃豆的產量。

在第三世界國家有許多孩子,尤其是貧窮的孩子都缺乏維他命A,許多甚至死於缺乏維他命A。有一種基因改造的米叫「黃金米」,含有維他命A。理想中,我們希望黃金米能給這些孩子提供維他命A,那他們就不會患上夜盲症。這是一個很好的概念。 

MONSANTO實際上只花了十萬美金發展黃金米,但卻撥了兩千萬美金打廣告,宣傳黃金米的好處,而這兩千萬美元是洛克菲勒基金會以及瑞士政府所捐贈的。MONSANTO不需要花一分錢打廣告,它只花了十萬美金發展生產黃金米的技術。

但是黃金米得在很嚴格的環境下才能生長,它需要很多的肥料,而肥料在第三世界國家是很昂貴的。黃金米也需要更多的水來灌溉,而水在第三世界國家也是缺乏的。如果你從營養上來看,一個七歲的小孩若要攝取身體所需的維他命A,他一天需要吃三、五碗黃金米煮成的飯!所以這是黃金米給人的錯誤印象。

MONSANTO所作出的承諾和事實相去太遠。黃金米的生長條件很嚴苛,可是卻只能提供微量的維他命A。MONSANTO所製造的崇高形象和真相不符。這反映了一個很嚴重的事實:他們志在賺錢,而不是為人類謀福利!

我希望他們能造福人類,但是,實際情況是,百分之九十的基因改造種子都是MONSANTO所生產的,它的出發點是要賺更多的錢。不過,他們卻告訴世人,他們從事基因改造工程是為了提高農作物的產量,是為了減少夜盲症,儼然像一個救世主,然而,真相卻是,農作物的產量並沒有提高,反而降低了,而且,牠們消耗了昂貴的肥料和水源,這是很嚴重的,因為水源是越來越珍貴的資源,在未來幾年,水源短缺的情況會越來越嚴重。

如果他們從事基因改造工程是為了為人類謀福利,那他們可以種植抗旱的穀類,以減低穀類對水源的需求;或者提高農作物的產能,讓它在貧瘠的土質也能長得很好;或者想辦法提高它的蛋白質含量,或者讓這些種子在不需要花很多錢的情況下,也可以很容易成長。然而,在目前,符合以上條件的基因工程卻一個也沒有。

基因工程:是禍是福?

這在目前還是一個問號。美國政府甚至沒有規定這些基因改造的食物被送到市場上供人購買之前,必須先研究其安全性,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研究過人類在食用了這些食物後,會有什麼反應。他們只假設基因改造的食物和原來的食物是類似的,所以沒有問題。

不過,也有一些附屬在大學的私人或獨立機構做了一些小型研究,但是其結論令人擔心。因為他們發現基因改造的黃豆缺乏一些人體所需的氨基酸,而且基因改造的黃豆比傳統的黃豆更可能造成過敏反應。所以如果你要吃豆腐、豆漿的話,我建議你們盡可能吃有機的,因為第一,這些產品沒有農藥,第二,它不含基因改造的黃豆。

問題:我們如何辨認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

問題是食品上沒有這樣的標籤,所以,我們很難辨認哪些是基因改造的食品。美國政府沒有規定這樣的標籤。最近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百分之九十三的人要求基因改造的食品得貼上標籤,在美國這個國家,你很難讓這麼多人取得共識,可見人們多麼希望產品上有這樣的標籤。這牽涉到我們的基本權力,我們有權知道我們吃的是什麼東西。美國基因工程界的龍頭老大MONSANTO就反對標籤,因為一旦上標籤,消費者就不會買了。這裏我們就有一個問題,難道他們有權力強迫我們吃基因改造的食物嗎?

讓我告訴你一些秘訣來避免吃基因改造食品:黃豆、玉米和菜籽是最主要的基因改造食品。目前,美國生產的基因改造食品中,有百分之九十九是這三種農作物,所以,如果你們要吃這三類食品的話,應該選擇有機的。此外,你們還必須注意的是這三種植物的製成品,例如玉米糊、玉米糖漿等等。如果它沒有標明這是有機產品的話,那它很可能是這些基因改造植物的製成品。

各位都是從世界各地來的,如果你不是來自美國,或者加拿大,那麼基因工程在你們的國家或許還沒這麼流行,或許你們的國家禁止出售基因改造的食物,或許你們的政府規定基因改造的食品必須貼上標籤品,那你們會比較安全。問題是,這個現狀能維持多久?因為美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強的一個國家,布希總統會要求所有國家以美國的方式來和美國做生意,他很希望全世界都參與基因工程。所以停止他們的這種做法是很重要的。

一生都無法往前跨一步

請問這裏有多少位是吃素的?(絕大部分的人舉手)有多少位不是吃素的?(少數人舉手)只有幾位,很好,很好。

不吃素的朋友,我有話要告訴你們。你們知道現在的農牧業是怎麼畜養牛、豬、雞、火雞等這些動物的嗎?牠們都是被關在所謂的動物工廠裏。比如比我們這個房子大一點的工廠,可能就養了大約一千隻豬,每一隻豬平均大約重五百磅,你可以想像那有多擁擠。每一隻豬被關在個別的籠子裏,這些籠子跟牠們的身體一樣大。籠子一排一排的往上疊,上層的豬的大小便就往下掉在下層的豬身上。牠們終其一生,也不能往前跨一步。這是非常,非常,非常殘忍的事情。他們如此對待這些豬,就是為了要用牠們來做成又「便宜」又「可口」又「方便」的豬扒、熏肉片等來供應給大眾。

如果你是一個慈悲、尊重動物,並且願意為牠們著想的人,那你應該問問你的光明本性,你是否必須食用以這種方式養殖的動物?你們之中,是否碰過一些曾讓你感動的動物?讓你覺得牠像一個人?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和家裏的貓或狗,有一段很重要的情誼?那我問你們:為什麼我們把一些動物稱為「寵物」,給予牠們愛心和關懷,把牠們當作家裏的一份子,可是又把另一些動物稱為「晚餐」?因為是「晚餐」,所以就理直氣壯地容許動物工廠以各種殘酷的方式對待牠們,好讓自己可以低價買到這些「晚餐」?

如果你要吃肉的話,你應該首先瞭解這些肉是如何生產的,這些動物是怎麼被對待的。我相信,你不希望在無心的情況下,為這個世界增添多一樁殘忍的行為。

問題:羅賓先生,我得向您說聲謝謝,我在二十歲時讀了你的書後就不再喝牛奶,我的過敏症也好了。在美國,我有很多朋友和他們的孩子都非常喜歡他們的寵物,但他們還是吃雞和牛肉。我問他們如果你的貓成為你餐桌上的佳餚,你有什麼感受?他們說我不要聽這些東西。我認為,要改變這些人的想法就只能從教育著手。那請問羅賓先生有沒有打算參加國會議員或總統選舉?

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鄧尼斯‧古西尼赤DENNIS KUCINICH,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是一個全素主義者,他準備競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我很榮幸地成為他競選總部的主席之一。他曾經當過克利夫蘭市的市長,四次連任俄亥俄州的國會議員,我非常瞭解他,所以,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他當選總統的話,這些動物工廠以及基因改造的工業都會關門大吉。鄧尼斯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他的理念和我們今天所講的內容完全一致。鄧尼斯也積極發動國會立法規定在基因改造的食物上貼上標籤。 問題:歐洲聯盟反對進口基因改造的食物。這是否有助於放緩基因改造工程?

歐盟的確不歡迎基因改造的食物。英國的醫藥學會也一再地強烈反對基因改造的食物。很多歐洲國家也設了條例,禁止基因改造食物進口,或者規定基因改造的食品貼上標籤。這些都是很好的現象,然而,不幸的是,美國布希政府卻向歐盟國家施加很大的壓力,企圖利用世界貿易組織來強制歐盟國家進口基因改造的食品。接下來的局勢會怎麼發展,我們還不曉得。

基因工程的糖衣

問題:美國的基因改造黃豆也出口到第三世界國家嗎?

是的。

離家兒子改變了富爸爸

問題:你現在跟你的父母的關係如何?他們有沒有受你的影響?你的書有沒有影響了他們?

我的父母沒有給我任何支援,因為他們不瞭解我做的事情。我的父親今年八七歲,一五年前,也就是他七二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他患上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而且超重。我父親所賣的冰淇淋比世界上任何一個人所賣的還要多,他吃的冰淇淋也比任何一個人多。在他的觀念裏,飲食和健康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的姑丈體重二五○磅,他死於心臟病,他也吃了很多很多的冰淇淋。他去世的時候,我問我父親:「你認為姑丈的心臟病和他大量吃冰淇淋有沒有關係?」我的父親斬釘截鐵地說:「完全沒有!」但是真理就是真理。我的第一本書《新世紀飲食》出版時我送了一本給他,我還親自在上面簽了名,但是我想他根本沒有讀。

我父親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生意人,他賣的是冰淇淋,他不願意相信他所賣的冰淇淋對別人有害,他根本不願意如此相信。

有一天他去檢查心臟,他的心臟科醫生是最有名的心臟科醫生,或許也是最貴的一位。因為他病得很重,醫生對他說:「西方醫學能做的只是讓你服藥,好讓你的有生之年過得舒服一點,不過如果你真的想要活得健康一點,你一定要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你應該讀這本書。」那本書就是《新世紀飲食》。

這位醫生不曉得這本書的作者和他眼前這位病人有什麼關係,我的父親也沒告訴他這本書的作者就是他的兒子。雖然他已經有了這本書,但是,他什麼也不說地接受了這本書。因為是醫生推薦的,所以,他就開始閱讀這本書了。

我的父親果然慢慢地開始改變他的飲食,一點一點地改變。他早餐開始少吃熏肉片,後來他改變得越多,健康也就越好。他的膽固醇指數從之前的二六○降到一六○。他的糖尿病曾經很嚴重,甚至得截肢,目前已不需要再注射胰島素,成為隱性糖尿病。雖然他沒有成為全素者,但是他已經不再吃冰淇淋了,也不再吃乳製品。對他而言,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改變。

他體驗到康復所帶給他的好處,所以現在他對我還感到蠻驕傲的。他被迫相信我所提倡的的確有其可信之處。雖然我們有時候還是會大眼瞪小眼,我們有一些理念還是不一樣,他還是不能諒解我當初放下了一切,走出了他的生活,因為我是他唯一的兒子,所以,他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他還是沒有支持我,但是,我也不需要他的支援。

我父親是一個極其富有的人,他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人,只要他付錢,他們就替他辦事。在他家裏,時常有一○到一五個人在為他做事,在公司,他雇用了一萬人,只要他付錢,他們就根據他的意思辦事。而我卻一分錢也沒拿地離開他,他曾經對我說:「你知道嗎?你令我感到困擾的是,你似乎沒有一個價碼!」

他已經來到人生的最後幾年,他也知道他身邊的人是因為拿了他的錢才替他辦事的,只有我例外!我是他生命中惟一不要求回報的人。所以當我打電話問候他,或者告訴他我愛他的時候,他知道我並不是為了他的錢而向他問好,我是這個世界上惟一讓他有此感覺的人。其他的人都是為了錢才接近他,因為他有很多很多的錢,這很極端,然而,這就是他的處境。

有趣的是,就因為我不聽他的話,不接替他的冰淇淋事業,不接受他為我安排的生活方式,我卻反而對他更有幫助∣我確實在他的黃昏歲月裏,改善了他的健康情況。如果我當初遵從他的意願,我或許無法在他晚年的時候如此幫他。

我們必須尊重我們的父母,但是,有些時候,即使我們必須與父母背道而馳,我們也必須選擇尊重自己的心靈。我的情形即是如此。或許,今日的他,會因為有我這個兒子而覺得很刺激。這真是不可思議。

有時候,他會說:「為什麼你會活得這麼好,我真的搞不清楚。」

不過,他還是不能完全接受我,因為我有著和他截然不同的價值觀,我有不同的想法,對他來說,這是很難受的,所以,我儘量尊重他,儘量對他溫和。他越生氣的時候,我就越溫和。我不願意和他起衝突,這完全於事無補。

衣服背後的故事

問題:我是從事服裝製造業的,最近我們開始以有機棉布來製作衣服。請問基因改造的棉花對人類有什麼影響?

基因改造的棉花有很多種,大部分都比傳統棉花需要更多的殺蟲劑及除草劑,因此這對農場的工人、野生動物,以及整個農業都有深遠的影響。一般棉花園所用的有毒農藥非常多,這是因為棉花不是食品,所以政府並沒有限定有毒農藥的用量,因此,農人們可以任意噴灑農藥。然而,有些食物卻添加了棉花籽油,而這些棉花籽油就是提煉自傳統棉花或基因改造的棉花,其中肯定有農藥。我從來不吃含有棉花籽油的食物,因為我知道它是怎麼生產的。

如果我們改穿有機棉布所製成的衣服,那我們也等於協助停止污化環境。除了有機棉之外,我們也可以考慮選用以環保原料製成的衣服,例如「易開罐」水瓶塑膠,牠們也可以做成纖維織布,雖然,這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因為現在有太多﹁易開罐﹂,如果我們不回收,地球是很難消化這些罐子的。
註:約翰羅賓斯和妻子笛悠、兒子海洋、媳婦米雪、孫子河流之法以及菩薩住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克魯斯郊外的山上。他們的辦公室和家裏的電源完全來自太陽能。

新世紀飲食____作者:
約翰羅彬斯‧編/譯者:張國蓉   出版社:琉璃光

資料來源: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4110123434&Actid=wise&partner=

【內容簡述】 
卷一、二------
人類最好的朋友、你熟悉卻不了解的朋友本書揭露了隱藏在美國食物後面爆炸性的事實。晚近數十年,在美國為供應肉、乳、蛋而飼養的動物是在非常悲慘的環境中長大,為了維持生命,讓牠快速長大,愈來愈多的化學藥品、荷爾蒙、殺蟲劑、抗生素,就存在我們所吃的食物中,但我們卻渾然不知。 
卷三------
肉與素食者的實驗比較與競賽世界上長壽的幾個文化種族,全是素食或非常接近素食,他們不僅長壽且充滿活力。一連串海裡長泳、單車長騎、長跑等持久賽世界記錄級的運動員,他們表現了驚人的體力、耐力與速度,他們皆是素食者。而且現代的營養學研究指出:骨質疏鬆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食入過量的蛋白質,造成血液中產生過高的酸性,致使骨骼必須釋出大量鈣質來中和酸性,導致鈣質大量流失。 
卷四------
三大禍首-蛋、肉及乳品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健康的三大禍首是肉、蛋、奶。但是多年來肉、蛋、奶製品企業團體以非商業性質委員會的身份將偏頗的營養學資料提供各學校當教材。從小我們被灌輸的營養觀念其實是來自背後商業團體的廣告。
卷五------
癌症之戰 很多研究報告證實,飲食中來自於肉類及高油脂的攝取是最主要的致癌因素。癌症是可以透由飲食預防而改善的,只是我們忽略了事實的真相,大多數的人每天都毫不知情地選擇吃容易致癌的食物,這是令人遺憾的事。 
卷六------
遍地的毒害現代化的農場為減少成本,大量飼養動物並餵食荷爾蒙、抗生素促使牠快速成長,加上飼料穀物中殘留的殺蟲劑、除草劑,這些化學物質隨著食物鏈集中人身上,自然發生很多病變,例如ddt禁用了十二年以後土壤及動物身上殘留物之濃度仍極高,久久不易化解,長期下來對人體健康產生嚴重影響。
卷七............請直接閱讀【新世紀飲食】

另外,我們還可以問我們自己:我們到底需要多少衣服?美國人的想法是消費越多,就表示你越成功。實際上這種成功,卻可能對地球造成傷害。所以真正成功的定義是什麼呢?對我而言,成功應該是跟愛心、跟我們要成為怎麼樣的人、我們要怎麼樣對待別人、對待我們的小孩、甚至我們要留給這個世界什麼樣的東西有關係。所以我很少去買衣服。大部分的衣服,我都是反復地穿。有時我看到我的朋友買了很多衣服,我說:「咦,你的衣服很好。」他就送我了,這樣比較省錢。

所以,當我們準備購買一件產品的時候,除了看它的價錢,以及我們喜不喜歡以外,我們還要問:這東西是怎麼來的?它的背景是什麼?它背後的故事是什麼?它幫助了哪些人?有沒有人因為它而受苦?這件東西有益於文化、環境、人類,以及我們的世界嗎?如果我們能夠把衣、食、住、行所需的產品,跟我們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以及我們要創造一個怎麼樣的世界連結在一起的話,我們才會衍生出新的力量,才能創造全新的局面。

請問大家:成功的定義是什麼?在我們這個社會,成功的定義就是賺很多錢的人,但是,我不這麼想,因為很多富有的人也是個白癡。那我們要怎麼給「成功」重新下定義?這新定義是我們願意認可,願意實踐的,它與我們到這個世界的使命是相扣的。

學員甲:我認為要判斷一個人成功與否,不應該只是看他是否富有,我們也要看他的家庭、健康情況,他是否快樂?以及他對這個世界作出了什麼貢獻?他是否完成了他這一趟來到地球的使命?

謝謝你,還有其他意見嗎?

學員乙:我認為一個成功的人所做的事情,除了利益自己之外,也利益了很多其他人。

我同意,謝謝。

學員丙:我們到街上去問一○個人什麼是成功的定義,每個人的定義不一樣,有的說擁有大房子就是成功,有的說要有大車子,有的說要每天吃牛排才算成功。我們要怎麼樣去說服這些人有另一套成功的定義呢?

以生活方式為例,我想,我們需要的是比較小的房子,和一顆比較寬大的心。我們不需要太多的信用卡,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愛心,更多的友情、對彼此的敬意、更多的良知、更多的覺醒力以及更多的覺察力。

學員丙:可是,這跟整個社會的主流思想是不同的,我們該如何逆主流而上?

是的,我們的確是逆著主流。你看過三文魚嗎?三文魚的生長週期非常有趣。牠們生於淡水的河流源頭,然後游到鹹水的海裏慢慢長大。牠長大後,又會憑著一種本能回到牠出生的地方,回到與它有生命聯繫的源頭。這是不可思議的,因為牠們是逆流而上,強大的主流衝擊著牠們,而牠們擺動著牠們短小的尾巴,逆流而上,這一條生命之旅長達好幾百哩,但是,牠們就是那麼一點一滴地遊往上游,牠們內心有一個導向:牠們要回家。

我們是一群三文魚

這個導向來自牠們的本能∣回家的本能。這個本能這麼強烈、這麼深,所以牠們不懼艱難地逆流而上。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們要回家。

我們也受到內心深處的一種本能的指引。我們是一群三文魚,我們也在擺動著我們的尾巴,我們在一個慫恿著我們買這個、買那個的社會裏逆流而上。這個社會不斷地告訴我們:你需要這個、需要那個、需要很多其實我們不需要的東西。這個社會告訴我們:如果你不擁有這些東西,你就一事無成。這個社會讓你覺得自己是一個異類,讓你覺得自己很不足,很匱乏,很混亂。其實,這是荒謬的。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回家。

當我們踏上歸途的時候,我們就會產生能量,我們把這股能量帶給這個世界、帶給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經濟市場、我們的公司、我們的人際關係、我們的祖先,以及我們未來生生世世的子孫。我們帶來的是我們的本性,是一些真相。我們或許可以聽從一些教誨來引導我們自己,但是如何重新發現自己的本性,如何回家,卻得靠我們自己。

我們就像三文魚,我們逆流而上,我們要回家。對我來說,牠們就是我的導師,我的模範。

我曾經在一條河流旁見到好幾千隻三文魚逆流而上,這一群美麗的橙色的魚兒往上逆流,我感覺到牠們內心那股強大的力量,我也發現了在我們內心中,原來也有那麼一股強大的力量,當我們接上了回家的能量時,我們就有了強大的力量。我們要回家,回到我們的內心深處,與每一個人共處,與整個世界共處,回到一個有愛心的家。

在黑暗裏,我們更需要燭光。在一個明亮的房間裏,燭光或許很漂亮,很有象徵意義,能給你帶來靈感。不過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裏,點亮一根蠟燭,卻可能影響生死。燭光可以引導你走出黑暗,可以指引你找到你所需要的東西。

這個時代主流並不重視靈性的追求,它著重的是消費能力、權欲和支配能力,它令人感到疏離和混亂。然而,我們本性裏有智慧。這就是我們這個星期在這裏所要學習的,我們都在找尋康復的力量,而這個力量就存在我們的光明本性裏,當我們回家的時候,我們就會找到這股力量,而這股力量,就是使得一個人成功的力量。

對我而言,我們要找尋的是一種很珍貴的東西,它存在於我們所接觸的每一個人心中,它是一種明白,明白每一個當下都會來到跟前,每一個當下只存在一次,每一個當下都是珍貴的。

最後,我要感謝你們所付出的寶貴時間,我要感謝你們很專注的注意力,我要感謝你們用心的聆聽,我感謝你們。

創作者介紹

維根新生活-蔬食減碳救地球

維根寶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